從雞同鴨講到雙語主義-探析中藥材管理爭議之不同觀點

陳柏勳/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碩士生、中西醫師「中藥」,誰來管?
近些日子台灣的中醫藥界又因新增中藥材管理技術士與《藥事法》部分條文修正之議案再掀波瀾。草案不只欲設立新的技術人員,更允許中藥材管理技術士「按消費者自用需求調配而成之傳統丸、散、膏、丹及煎藥之零售」,後者已然踩到《醫療法》與《藥事法》立法精神之紅線。簡單來說,「按消費者自用需求調配」意味著民眾不需中醫師之處方就可至中藥房調配抓藥,此行為已僭越《醫療法》賦予中醫師專業之診斷處方權,也漠視《藥事法》裡中醫師、藥師之調劑權,挑戰醫藥兩法為保障民眾健康所規劃的醫藥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
不過,中藥商團體也為文闡述立場,指出實務上中藥材管理之知識技術的傳承與應用有其特色,不應削足適履地將傳統中藥材以現代藥物(西藥)制度來管理。面對各方論點,筆者嘗試在現代法規的規範下提出藥材管理之不同觀點。中藥材的一體兩面與雞同鴨講
就中藥材從產地到交給末端使用者之過程而言,至少可分為農產品與藥品之兩種階段,前者乃是對自然界,得供藥品使用之植物、動物與礦物進行加工、炮製,其相當於農產品之加工程序,此階段並不直接涉及末端使用者的生命健康權益,是可由中藥材管理技術士來負責。然而,製成飲片之後就屬於藥品,調配處方、售予消費者,此皆涉及藥品之管理,需要由醫藥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做專業判斷,以保障民眾之生命財產安全。也就是說,農產品與藥品特性是藥材的一體兩面,其衍生之知識與規範,使得爭議的正反雙方看似討論藥材,實際上是不同範疇的論述,成為雞同鴨講。雙語主義及其觀點啟發
哈佛大學科學史學者Peter Galison(1997)以高能物理為例,指出研究機構裡有一些場合讓不同專業背景的人交換意見,而討論時也需要有轉譯,甚至還會出現類似洋涇濱的混雜語言。2015年中國科學家屠呦呦以青蒿素研究榮獲諾貝爾生醫獎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療史學者Marta Hanson(2015)提出「醫療雙語主義(Medical Bilingualism)」的概念,強調培養同時理解生物醫學和傳統中醫藥能力人才之重要性。筆者認為台灣近幾十年的中藥科學化、現代化的學術研究政策下,以累積許多成果,也在在說明傳統與現代並非壁壘分明。回到台灣當前「中藥管理人員資格」之規劃,讓我們藉由醫療雙語主義的概念來思考中藥管理人員應具備哪些能力與資格,我們能否打造多方可以對話的平台。與其執著於傳統現代二分法的知識技術,不如回歸《藥事法》103條仍「有名無實」的中藥師制度,期待各方尊重彼此皆有其專技,將中藥各面向所需要的知識技能講清楚,設計出合適的管理人與中藥材的法規,才是全民之福祉。 >>加入蘋果日報粉絲團94即時94狂!

中醫師公會全聯會6日開記者 會反對設置中藥材管理技術士。資料照片

 
無國界記者組織:在中國改變我們之前改變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