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週刊】直擊深夜漁市 行家帶路出手超殺

清晨二點多,城市裡人們睡夢正酣,基隆崁仔頂漁市燈火通明,人車騷動。大台北地區日常餐桌上的海產,很多來自崁仔頂。這裡,市場魚販、餐廳老闆等買家想要最好最新鮮的魚,而海產商則趁新鮮要把漁獲換現金,你來我往廝殺不能掉以輕心,比眼光更比內行手腕。
我們跟著金魚餐廳的老闆吳萬來師傅,崁仔頂才剛開市就抵達。吳萬來(65歲)有五十年的日本料理資歷,仍維持昔日經營春日的習慣,替兒子開的金魚餐廳,在開店前採買鮪魚、進口鮭魚、海鱺、嘉臘、紅目鰱等食材。精明入骨的海產商,一看到吳萬來眼睛發亮,嘴甜的喊春日老闆好,明著對我們讚揚這老闆厲害,暗著問:「老闆要不要進一些?」草莽的用激將法,嗆:「大頭家捏,散仔抓幾尾,咁好……」,還有短髮大姐頭拉著吳萬來的袖子拼命撒嬌,「再買一件啦!今天很便宜!」長年走踏漁市,吳萬來早已不參加競標,直接進倉庫看貨,「從350變320啊,咱講實在,叫你叔仔,會故意講價乎你出嗎?」海產老闆動怒。「310、310!」「吼,殺10元你嘛好!」吳萬來出手不慍不火,嘉臘殺價成功!「你看這魚全身亮晶晶的,肉還很活啦!很漂亮!這做生魚片很好吃啦!你自己挑,跟生意人給你的不一樣。」這是他的堅持。入秋後是螃蟹的季節,「這(腹部)按都按不下去,足硬啦,這硬,選的話,要選硬的,裡面肉很飽,若不硬的話, 裡面空空沒什麼肉。」他一隻一隻精挑大沙公。回去店裡,一隻清蒸沙公附鮭魚炒飯售價千元以下,客人反應不錯。「我賺的不是客人的錢,是批貨省下的利潤。這樣才能賣得比別人大塊、又新鮮。」吳萬來說,當年春日以超大生魚片起家,如今金魚餐廳也維持一樣的精神,而且要精緻。「我還沒有切完,你不要這樣就說大塊。」他一邊忙著準備店內招牌散壽司,要記者別大驚小怪,紅魽肚、鮭魚肚、油旗魚肚、海鱺、油鮪魚泥、北海道干貝、北海道馬糞海膽……「切這樣太大塊了!你有被客人抗議過嗎?」我問。吳師傅很自信:「不會,客人很滿意!一定要切大塊的,太小塊還覺得不過癮!對不對!」客人驚訝、滿意的表情,是他的成就感來源,春日雖然歇業,但沒賠過錢,他早就可以退休,卻閒不下來,全心幫兒子開的金魚餐廳再打拼,「小學畢業就開始工作了,以前艱苦,現在很珍惜。」入行以來,他習慣分段睡眠,清晨二點買魚,六點結束回去睡一下,九、十點到餐廳忙碌,午後二點休息,五點再開始,晚上九點後休息,自認「作息正常!」「我每個禮拜都去按摩兩次啦,保養一下,那個按摩的師父說我還可以再做十年沒問題,呵呵呵……」春日入魂,化身金魚,吳萬來全心投入事業第二春。(撰文:蔡碧月)(攝影:湯興漢、張文玠)
  >>加入蘋果日報粉絲團94即時94狂!

沙公每日漁港現挑,膏腴肉緊實,沙公搭配鮭魚炒飯,滋味迷人。

為了提供最新鮮的海鮮,開店前清晨2點,吳萬來(左)必去基隆崁仔頂漁市買魚。

菜色跟著節令變化,以水果入菜,柿子海鮮盅暗藏干貝好料。

 
【台大濺血】白狼兒拒絕夜間偵訊 今早將再到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