員警心聲:在違法盤查之上的結構問題

阿倆/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理事,現職警察每當出現違法盤查的爭議時,因為新聞媒體的渲染、長期以來的警民不理解,甚至是因為過去戒嚴時代的陰影,「盤查適法性」必然成為一個張力很高的議題,而許多的爭議都圍繞在「合理性」。而何謂「合理性」?其實如果去翻閱國內的文獻,會發現事實上對於所謂合理性的本質,在警察法的論著中少有深入著墨。
在英美法,所謂的合理性是架構在「理性自然人」(a reasonable person)之上,也就是說,合理性本身並不真的是一個「明確的定義」,而是一種對於所謂自然人的整體概念。所以在國內很多因為現在很多的「合理性爭論」之所以看起來沒有結果,就是因為我們只能對於合理性概括的描出一個輪廓,但是同時也要承認「100個人就有100種合理」的情況。因為在這裡,合理並不只是「某種特殊的定義」,我們必須在考量不同的公民因為不同的生活經驗,基於對於憲政與法治國的不同想像的可能。我們只能大致上認為合理是什麼。但是,那就代表我們必須承認與全盤接受警察人員對合理的定義嗎?其實也未必。當社會上出現對於執法人員的判斷合理性爭議的時候,除了將這些歸因為個人問題,另一個應該考量的就是環境問題。而相信絕大多數警察人員會承認,「績效」問題會是決定盤查標準的一個因素。那我們就要詢問,我國警察制度內有在全球獨樹一格的,與科學或社會現象本質脫節的「績效決定升遷獎懲與休假制」,而且政治上有傾向數字治國,各執政者喜歡用警政績效作為吹噓的風氣,但是這些並不具有真正意義上的合理,更多是偏見與不知所云。那這種「本質上不合理」的環境壓力,是不是才是讓警察人員傾向使用超出合理期待的盤查準則的主因?我們在聲討單個員警的執法方式失當之前,是否同時也應該要求政府檢討自身的施政合理性?不然環境因素不改變,警察人員也只能不斷複製同樣的過程而已。又再者,基於《警察職權行使法》對於臨檢的定義,就警職法的法律結構與釋字535的訓令,臨檢點、臨檢時間與臨檢處所其實判定與指定基準,其實同時也應該受到合理性的拘束,但是事實上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即使基層人員認為臨檢、路檢除了過度的增加勤務量,在治安上其實不一定有真正的作用,仍然只是越用越兇。那藉由這次爭議,是否也應該對於這些臨檢路檢的設置的合理性反思?不論是勤務的量上的合理性,或是法治理念上的合理性,這其實都是尚待檢討的問題。本會認為,如果只糾結於個案,不論是相挺,或是批評,其實對於整體警察人員的執勤方式的改善沒有意義,因為不合理的懷疑事實上是源於更不合理的績效要求以及勤務規劃。我們相信台灣的警察並非只能夠因循往例,憑「辦案經驗」執勤,而是有能力發展出一套客觀而可供檢驗的操作基礎。警察需要的不是鐵粉相挺,隨風向搖擺,而是給予他們能夠在人權與治安的權衡間,立足於法治的空間。
  >>加入蘋果日報粉絲團94即時94狂!

客委會主委李永得(圖右一)到超商買東西遭員警盤查臨檢,引發臨檢是否合理爭議。翻攝畫面

 
【奮戰片】小鮮肉李炫諺邁向博士蛙王 備戰世大運誓言再戰奧運